關於部落格
  • 1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鄭捷死了,而你們才是危險的

提供兩個數字。


民國七十八年,入獄者為累犯的比率是35.82%,到了一零四年,是77.5%。成長超過一倍,被媒體報導超高再犯率的日本,還不到五成。而從七十八年到一零四年間,犯罪入獄人數也激增將近七成。

另外提供侯友宜的一段話。

「比如最近一位新加坡記者來採訪,我談到一件舞女分屍案,嫌犯方金義六十幾年先犯恐嚇罪,關出來再犯強盜案、性侵案,並殺害一名舞女,曾判死刑,後改判無期徒刑,關十幾年假釋出來再殺第二名舞女,還性侵分屍洗劫財物;他們都是先犯一些罪,一直累積,累積到一個程度,最後犯下駭人聽聞的案子。

高天民也是,早期犯強盜案,犯了五十幾件,假釋後再犯白案、方案。」

這兩個數字、一段話可以告訴我們什麼?

台灣的矯正機關--監獄,與其說是一個矯正機關,還不如說是個犯罪講習所。這個犯罪講習所,讓一個因為恐嚇罪入獄的犯人,變成強盜、強姦犯、殺人犯、最後是性侵後分屍的連續強盜殺人犯。讓高天民從小偷小盜,變成殺人魔。

傅柯在1983年寫的「你們才是危險的( Vous êtes dangereux )」一文中,寫下『一個因為偷了幾千法郎入獄的小偷,變成一個窮凶極惡的罪犯的機率,遠遠高於變成一個誠實正直的人。』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1983年的法國故事,竟然在現今的台灣上演。唯一不同的是,台灣人有更強的重刑崇拜。

犯罪了,關起來。再犯的話,那一定是判得不夠重。但為何犯人總是一犯再犯呢?沿著這個邏輯,最後出現的論述是,死刑成為眾人擁戴的最終解決方案。

我無意扯到死刑到底可不可以遏阻犯罪這件事,因為正反的科學論述都有,事實上學過統計的人都知道,要讓不顯著結果變顯著,其實並不非常困難,更何況還有許多像是國家別之類無法考慮的變因。

但是,台灣人該醒醒了。死刑可以阻止一個重刑犯持續犯案,但是阻擋不了的是其他更多重刑犯的出現。一個社會並不需要去憎恨或是喜愛犯罪者,而是應該盡可能地瞭解誰犯罪了?為什麼犯罪?如何犯罪以及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早已有數據證明,多數犯罪者來自弱勢。而台灣社會對於犯罪者的不友善,更進一步將他們推向深淵。一個更生人,在台灣要找到正常的工作,就是一件難事。更別說一份「好」工作,甚至升職的機會。

犯罪者和監獄的世界是艱困的。尤其在台灣社會。鄭捷在法庭上最後一次的發言,告訴社會受刑人是如何在監獄中從事做牙籤這種已經完全被機器取代的工作,甚至造成不可逆的職業傷害。這些受刑人出獄後,在社會上找不到做牙籤的工作,又在監獄中結識了一堆大佬,多了許多犯罪的專業知識,難道會期待他們在走投無路時,繼續當個正直的人?

危險並不在於把真相說出來,而是在真相上貼上一層嘲弄的假金箔。彷彿把犯罪人掃進監獄、通通槍斃,問題就解決了。

對,就是你們這群看到犯罪就嚷嚷著關起來、死刑的人。你們才是危險的。不僅是對我們,也對自己危險。因為你們將蒙蔽了社會,讓大家誤把極端的刑罰,當成治世的良方。你們也是歷史性的危險,因為正義必須不斷地自省,而你們則扼殺了這個可能性。

(原文轉載自杜易寰臉書

 ---------------------------------------------------------
《觀點發聲》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
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Yahoo奇摩新聞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看法,提出你的觀點。請看---->投稿規範


以下內文出自: https://tw.news.yahoo.com/blogs/society-watch/鄭捷死了,而你們才是危險的-071656733.htmlcoach包包型錄 COACH官網 LV LV官方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